您的位置: 福清信息网 > 游戏

典坟 100.第一百章 天下当不二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2:52

典坟 100.第一百章 天下当不二

江丰一直是矛盾的,希月走了,一个月后。

江丰的父母带着这个孩子,他们绝对不让希月把孩子带走,江丰发现这个孩子脚下有一个黑点的时候,差点没晕过去,这就是意味着,江家的下一代主事,他不想再让自己的后代跟自己一样,当主事,万事一身,一生没有自己的自由,就五太爷的三十年水牢,已经让江丰恐怖到了极点了。

希月走了,江丰每天都去河边呆着,他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这个孩子留下来了,而且脚下有一个黑点。

江媚来河边,坐在他身边。

“哥,都这样了,你也别想太多了,没用。”

“是呀,让我慢慢的接受这一切。”

“江家的事情需要你发展,实话也跟你说,希家并没有死,赵字号也不会安宁的。”

“不能一起发展吗?”

“天下骨当不二。”

“可是五太爷说,两当才能发展。”

“那是五太爷不想让你把事情做绝了,猪就是死的时候,也许也会咬你一口,就是这个意思。”

江丰这个时候知道,五太爷确实是做了太多的事情,但是他不知道,五太爷跟希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害怕希家,这是肯定的了。

江丰去五太爷那儿,拎着酒和菜,他想和五太爷好好的聊聊。

五太爷的状态似乎十分的不好,精神头就不行。

“五太爷,感觉不好,我们去医院。”

“不用,没事,我感觉我还能活个几年。”

江丰觉得不是太好,给五太爷的酒只倒了一点。

“倒满了,小丰,我拿你是当亲儿子一样,不管怎么样,不管发生怎么样的事情,你也原谅我,我那样做,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五太爷看来是要说跟希家的事情。

“五太爷,您不想说,就不用说了。”

“小丰,我死后,有一个要求,把我骨头碎掉了。”

江丰一哆嗦,这个时候五太爷说这事,是不是有点奇怪了呢?不管怎么样,一时半时的不会死的。

“五太爷,你至少能活过一百岁。”

“开玩笑的,我大水牢呆了三十年,能活到现在,已经是这容易了,说实话,不是为了江家,我早就死掉了,每天的疼,那是你忍受不了的。”

江丰知道,五太爷的一种大气,但是就是大气之人,也不可能没有错误。

“我跟希家,确实是有件事,但是我绝对没有想到,希家竟然还有人,除了希月之外。”

江丰不说话,他就是听,有的时候多余的话对于五太爷来讲,是惹怒他的原因之一,他不怒,如果怒起来,那是可怕的。

“希玲。”

五太爷一提到希玲,江丰一哆嗦。

希玲江丰是知道的,希家当他不知道,关于希玲,希月曾经跟他开过玩笑的说过。

“你不知道希玲的臭脚,一臭十里。”

江丰知道,那是夸张,那是不可能的。

“小丰,希玲那脚是一臭十里,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就是因为这个,嫁不出去,她比希月还漂亮,可是我从来没有闻到过,我就跟希玲在一起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希家对于江家不满,当时我是主事,让我割江家十一家当铺,我没有同意,其实,我是完全可以同意的,但是为了江家。”

江丰依然不说话,他不想打断五太爷的回忆,五太爷的表情那是幸福的,也许此刻才是他唯一的幸福。

“我爱她,她爱我,这个我知道

典坟  100.第一百章 天下当不二

,但是我不答应这个条件,娶不了希玲,那个时候,希家当铺和江家没法比,但是也想强大,我最终没同意,希玲是用两根筷子挺到耳朵里而死的,这种死法是,最痛苦的一种选择,死得其索的一种选择,从此我恨上了希家。”

江丰抽烟,一根接一根的抽,他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说些什么。

“希家到如今剩下的人有十多个,我以为只有希月了,这件事不只是跟赵字号的关系,我也做了。”

江丰一下就站起来了,他吃惊的看着五太爷。

也许这很正常,赵字号不想再有当发展,可是五太爷却是因情而做。

江丰不想再说什么,也许,一切都是也许,五太爷是做得对的。

“我知道,我不死,希家人很快就找来了。”

“也许……”

“不可能

典坟  100.第一百章 天下当不二

,希月是不会有这种情分的,她不爱你,忍受了这些,她是为了希家,你以为呢?”

“他们为希家只是谈发展,会有条件的。”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跟你说,不管什么条件都不答应,最多我就是一死,今天不死明天死,我太痛苦了,一夜一夜的睡不着。”

“五太爷,没有什么不可以答应的,你活着就好。”

“小丰,你还不明白吗?”

江丰不说话了。

希月会那样吗?真的就不知道。

江丰是觉得不会,他跟她生活了这么久,他觉得希月是善良的。

江丰回到锁阳村的当铺,坐在那儿喝啤酒,不说话。

江媚坐到他旁边说。

“哥,你不用想那么多,不管希家怎么样,我们都会有办法的处理的。”

“唉,媚媚,真对不起。”

“哥,你想多了,我的声音变了,那是哭的,那个时候我天天哭,玩命的哭,可是我知道,最终你是我的,我回来了。”

江丰不说话,不动,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他此刻明白,江媚才是他唯一的爱,只是被什么江算给骗了,五太爷这样骗他,出于什么目的呢?为了保全自己的命?那不是,只是在拖时间。

五太爷叫江丰过去。

江丰过去了。

“小丰,我不想说什么了,赵字号现在没事,希家你要防着了,不管怎么样,事情会有很多。”

五太爷说了很多,林木来了,五太爷请来了,没说什么,只是喝酒。

江丰也明白,五太爷在安排着一些事情。

但是,江丰是绝对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天,他们聊了很多,五太爷说累了,林木就和江丰出去喝酒了,林木没有说得太多,只是江丰觉得林木有些怪怪的,原本很冷的一个人,却是热情起来了,江丰就感觉到了不太对劲儿。

但是,江丰没有想那么多,他回家不过就两三个小时,半夜两天,林木打来,说的话,是让江丰目瞪口呆。

宝鸡好的妇科医院
济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苏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地址怎么走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好医生在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