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清信息网 > 星座

迷途第一季 第十五章 山贼2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1:40

迷途第一季 第十五章 山贼2

但还没有结束,天邪又以他的肩膀为支力diǎn,一个凌空的旋转在他的屁股上又是一脚,落地的时候单手支地一撑就弹了起来了。

“哇,天邪哥哥好厉害。我也要学,我也要学。”原本惊讶不已的欣莉顿时兴奋得手舞足蹈地大呼xiǎo叫起来。

那自然流畅的动作,漂亮的技巧。欣莉两眼冒着星星,一脸崇拜。

又一个狗吃屎的大胡子莽汉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和对方是有差距的,从对方的速度来看,应该也只是三级灵力,只是对方的武技远远超过自己。

大胡子莽汉从怀里拿出一个五色的石头抛向天空。

“xiǎo子,你就等着死吧。”大胡子莽汉恨恨道。

不多时,一个身穿战甲的高瘦中年从山上几个xiǎo跳落在了山路上。

他下来扫视了一下状况,不悦地皱着眉头:“贝鲁,只是几个xiǎo角色都搞不定,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老大,有个硬角色。速度和我差不多,只不过武技有些技俩。”贝鲁指着天邪气恼道。

拉尔法斯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稍有兴趣地看了天邪几眼,便抽出一把长刀过来。行事不拖泥带水,看来是个果断的角色。

天邪一直想看看这个世界的战斗技巧,便根绝对方的速度来调整自己的速度。拉尔法斯的速度确实比贝鲁快上许多,而且战斗的技巧也不在那么毫不顾忌把力道用老。但是,他所用的招式都是属于那种简单直接有效的招式,即便是虚晃的几个招式也是那么明显。

中华武术博大精深,招式更是千变万化和层出不翘,其中虚虚实实更是让你的大脑应接不暇。

大约五十刀后,拉尔法斯不在攻击,皱着眉头:“你到底是谁?德班城根本没有你这号人。”

“恩雅,把你的猎刀给我。”

接过恩雅的猎刀后,在手里甩了甩适应刀的重量和结构。因为刀的结构不同,重量的分布肯定不同,就像鬼头刀的刀头是比刀身要重许多的。

天邪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头:“我把这个石头扔到天上,如果它落地之前你还有命的话就告诉你。”

话语刚毕,石头已经飞上了天空,天邪也举刀而上。

华丽的技巧,武技和身形融为一体的那种流畅,眼花缭乱而虚虚实实的招式。当石头落地之时,惊鸿一瞥的一个刀芒穿过拉尔法斯的脖子。

“很遗憾,你没有命了。”天邪淡淡道。

拉尔法斯全身上下已经有了三十多条血痕,最后血如箭般地从脖子射了出来,倒在了地上。

“恩雅,叫大家把弓箭拿出来,谁敢跑就杀了谁。”天邪説完,就闪身到了最外围的圈子,手起刀落地收拾了想要逃跑的五个人。

这时候他不再是四级的速度,以他们的反应只是看到一个虚影而已。

被裸的弱肉强食法则俘虏的他们,瞬间被震慑得没了逃跑的想法,纷纷丢下武器求饶。

“天邪哥哥,你好厉害啊。”欣莉高兴得忘乎所以,兴奋地跑过来。在路经贝鲁时,贝鲁忽然猛然起身想要挟持她。

“xiǎo心。”恩雅话音刚落,就看到一条手臂飞了起来。

欣莉不解地一回头,再回头的时候就看到了被踢飞在地上的贝鲁捏着断臂惨叫着打滚。

“还真是个没有心眼的冒失鬼。”天邪虚了口气道。

刚才要是再慢些,估计就后果不堪设想了。

欣莉调皮地吐了下舌头,兴奋地拉着天邪的手臂撒娇:“我也要学,我也要学嘛。”

“好好好,等回去再教你。”天邪微微一笑,捏了她的脸蛋一下。

忽然想到,至从那一夜和恩雅説出了那些话之后,性格似乎开朗很多了呢。不自然地看向恩雅,只见她感激地笑了一下。

“还有我呢,还有我呢。你也説过要教我的。”在族人羡慕和嫉妒的眼神里,兰斯也举起手大叫着。

“这些人该怎么处置?”恩雅略有些厌恶地看着地上求饶的人。

“你们全部站过来。”天邪脸色瞬间一冷,这些人不知道杀了多少无辜的人,早就死有余辜了。

不过最终还是仁义战胜了个人情绪,天邪叫他们排成六行跪在地上,然后説道:“若是就这样放你们走,难保你们不会再去害人。”

“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了,今后我们一定好好做人。”地上两百多人一齐求饶起来。

“对于你们所做的罪恶,只有请求神明来宣判死刑了。从头到尾,一个银币了轮流抛,反面的全部死。”天邪寒声地説。

并不是他轻视着生命,而是要让这些人明白生命的可贵。只有他们正在面临死亡后,他们才会知道活着是多么一件幸福的事。只有明白了生命的价值,才会尊重别人的生命。

让他们一个个地抛,就是要让死亡的恐惧使他们认识这个意义。当他们看到前面的人一个个死在面前的时候,就会感受到那种感觉。

“罪恶,将使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如果你们当初不为恶,就不会有今天的恶果。”那声音就像死神的审判,述説着他们的罪孽。

“啊。”一声凄厉惨叫把地上的众人全部吓得身子一颤。

他们多么希望那个银币永远不会轮到自己,这时候他们开始深深醒悟和后悔,后悔过去的种种恶行。有的人甚至痛苦地哭了起来。

“把哭了的人全部拉出来。”天邪怒得大喝一声,顿时那些人原本想哭的人都不敢哭了。

如果一把刀可以洗去罪恶,我不介意当一个屠夫,拿起那把残忍的屠刀。

到了第二人,他颤抖地拿着银币,久久不能抛起。时间可以给人深刻的反省,天邪不着急,对着跪在地上的人:“我倒数十声,你不决定的话我就只能帮你决定了。”转头对兰斯道:“你来帮我倒数十声,不用很快。”

“好。10······9·······”

一个人会在临死的时候想起自己最重要的事和人,希望这十声倒计时可以让他们明悟。

“4······3······2······。”

“啊······!”就在最后一声,那人痛苦地大喊一声闭上眼睛抛弃了银币。

他不敢睁开眼睛,抱着头在地上颤抖着。良久之后,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恭喜你,是正面。”

那人连忙抬头,看着地上的正面银币,把头埋进地面嚎哭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第一百五十六人,天邪还是不急不缓地进行着。只是他的呼吸开始变得凝重,握刀的手有了一丝颤抖,额头有了些细汗。猎队里很多人都看不下这残忍的局面,纷纷把视线转移到了地面。

“我来帮你吧,你在旁边看着他们就好。”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一直柔和的手夺过天邪手里的刀。

那一刻,天邪才发现自己的手早已经变得冰凉,直到从那里那只手里传来温柔的感觉的那一刻。

“我没有十声,只有三声。”恩雅説完,给兰斯一个眼神,兰斯diǎn头:“3······2···。”

“啊·······!”

大约一个xiǎo时候,终于结束了。天邪把视线转到被拉出来的十几个人,那十几个人顿时吓得又哭了起来。

“有人説过,一个人只要有泪可流,那么他就还有的救。你们不用抛银币了,感谢你们的眼泪救了你们一命。”天邪平静地説

“谢谢你,谢谢·······。”那十几个人连忙哭着磕头。

也许是他们罪该万死吧,原本差不多一般几率的存活率,却只有五十多个人活了下来。

“你们的窝diǎn在哪?还有多少人留在那里?”天邪审视道。

“离这里大约走半个时辰,里面有五个人留守。”一个人説道。

“兰斯,你带四十个弓箭熟练的族人和他去贼窝,杀了那五个人,把他们抢来的钱财都拿来,再烧了那个窝diǎn。”天邪説完转头对着地上那些活下来的人道:“你们拿起地上的刀,路边挖一个大坑,埋了他们之后就可以走了。希望你们好好珍惜你们的生命,要是我知道谁再敢有歹念,我会让他尝试世界上最严厉的惩罚。”

做完所有的一切后,天邪一个人来到了林子里的xiǎo溪边。

当他蹲下身子,消失在树丛后面后,就拼命地呕吐起来。把早上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然后就是胃水。

他几乎快吐得晕厥过去,脸色苍白到了几乎透明。

这时候,一双手臂温柔地从后面搭在了天邪的肩膀上:“没事的,他们都是罪该万死。你只是杀了该杀的人,拯救了今后可能会遇害的所有无辜的人。”

天邪把脸浸入水里,到了极限的时候才抬起来大口呼喘。

恩雅看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明明是那么的脆弱,却还在勉强着自己。他本可不必那么做,却坚持着。

“我帮你洗干净脸上的血,衣服就扔掉吧,我帮你拿了一套过来。”恩雅慢慢地説着,开始帮天邪洗脸。

直到地上的血迹也被清理干净后,欣莉脸色才慢慢好转,看着那进去了快半个时辰的两人,嫉妒地嘟着xiǎo嘴:“他们都进去那么久了,在干什么呢?不会是在干那事吧?难道天邪哥哥的内心隐藏着阴暗,在杀了那么多人后更喜欢做那种事?”

想入非非的欣莉不禁缩了缩脖子,摸着xiǎo鹿般乱撞的心口自言自语:“不会的,不会的,天邪哥哥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评论
对大庆皮肤病医院的评论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可信吗
去大庆皮肤病医院的路线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正规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