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清信息网 > 娱乐

陜西商南書記談廣場問政就算作秀也是應該的

发布时间:2019-11-09 07:18:30

陕西商南书记谈广场问政:就算作秀也是应该的

4月23日下午,陕西省商南县广场问政活动上,因县疾控中心私设小金库,中心主任华中央当着众多群众的面被当场免职,随后他掩面而泣华商报 魏光敬 摄

■ 对话动机

4月23日下午,陕西省商南县人民广场,因县疾控中心私设小金库,中心主任华中央当着众多群众的面被当场免职,他下台走出不到20米就掩面而泣,这一幕迅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这一事件出现在商南县广场问政活动中该县举办此活动已有6次,各单位一把手与群众面对面,接受质询9名干部在问政中被处理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问政方式当地官员对此如何看待广场问政又会给商南的政府部门带来怎样的改变昨日,新京报对话商南县委书记陆邦柱

问政缘由

有些单位自己找不出问题

新京报:商南县怎么会想到搞广场问政这种方式

陆邦柱:现在普遍情况是群众对干部不信任,有问题群众不和你说,和上级纪委说国内有的地方搞电视、络问政,我们干脆搞个广场问政,干部群众当面锣对面鼓讲清楚再加上当时有单位自己找不出问题,就想到让群众参与进来,帮你找

新京报:有些单位自己找不出问题

陆邦柱:现在有些单位我跟你说,自己找问题困难着呢大家要么就是老好人,发的征求意见表填的全是没有;另外就是双方有矛盾,就添油加醋地胡说,这样一来,问题就不好找了

新京报:这几场问政,暴露政府部门那些典型问题

陆邦柱:比如迟到早退,上班时间上或找不到人;还有服务态度差、办事效率低,另外还发现一些违纪违法问题

新京报:广场问政举办至今,有多少职能部门参与

陆邦柱:已接受问政的有25个部门,每次活动都有4到5个单位每期参加问政的群众是800到1000人

新京报:每个部门一把手一般会回答几个问题

陆邦柱:百姓现场随机提问,或者我们查找问题后设置的提问,大概在四五个

现场免职

如果这算作秀,那也是应该的

新京报:县疾控中心主任华中央在问政现场被免职,这个决定是怎么做的

陆邦柱:前期我们就发现他们(县疾控中心)供应疫苗时,收入不入账,设了小金库,然后交给纪委调查,调查结果确认他们是违纪的,按规定华中央应该被免职,但还没等到开县委常委会,广场问政就开始了

新京报:现场免职是否符合程序是否是在追求一种轰动的效果

陆邦柱:程序上是符合的,我们按照程序在走,没有主观推动的想法确认违纪时也刚好到广场问政了,暗访视频放出来,华中央承认了私设小金库那种情况下,那么多群众在看着,需要给大家一个答复,所以就现场开了县委常委会,审议后根据纪律规定,对他做出了免职决定

新京报:除了群众问政,纪委暗访也会借此公布吗

陆邦柱:是的,我们专门有个工作组,对将要问政的部门明察暗访,然后在问政现场播放暗访时的视频

新京报:看到被免职的主任当场落泪时,你什么感受

陆邦柱:我当然是替他惋惜,他在乡镇做过副镇长、副书记、镇长、书记,一级一级干起来的,疾控中心主任这个职位他肯定能胜任,但很遗憾他没把握好自己

新京报:这种做法会不会让接受问政的官员难以接受

陆邦柱:有情绪是难免的,比如华中央,他也没想到能被当场免职,我和他谈了话,华中央对组织上的决定也是接受的,他也承认工作没做好

新京报:是否担心这种举动被别人质疑是作秀

陆邦柱:肯定有人会说是作秀,但群众眼睛是雪亮的广场问政确实改变了政府部门的办事态度,如果这算作秀,那也是应该的

官员心态

有干部向县委书记透风

新京报:广场问政到现在,已经有9名干部被处理,目前这9名干部在做什么

陆邦柱:其中两人是这次刚被免职,现在还在单位里,只是不在领导职位了,另外7人纪委调查后给了党内警告、行政警告或责令纠错

新京报:处理决定是仅仅依据现场问政结果做出来的会不会让干部心里不服气

陆邦柱:不是的所有处理决定都要经过纪委的立案调查

新京报:有没有官员曾经私下或明确反对广场问政

陆邦柱:他们就在私下里说嘛,说书记弄这些事,要求太严了,然后有意无意地让这些声音传到我耳朵里

新京报:听到这些意见你会有压力吗

陆邦柱:压力不在我这,在这些领导干部身上如果为了没有压力,让领导干部都当太平官,那工作没法开展,群众也不答应

新京报:有没有官员会找一些理由不接受问政

陆邦柱:没人敢如果你身体不舒服,或工作原因不在县里,那我们可以等,给你排到下一期,让其他的单位官员先接受问政

新京报:干部们在对待广场问政上有情绪上的转变吗

陆邦柱:过去他们有抵触情绪,现在很多干部通过参与发现,群众是讲理的,也很宽容,不会有意刁难你现在干部们也知道,揭短亮丑虽然对自己是一种挑战,但也逐渐接受了

问政机制

一问政,二问效,三问帽

新京报:除了用计分的方式代替举牌(现场设有满意和不满意的两面牌),以防止有人怕得罪人举满意牌,还有那些体现公正的措施

陆邦柱:每次问政前3天,都会通过电视、广场屏幕公布时间、地点和问政部门大多数群众都是自发来的,还有机关干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开放式的,谁想来就来参与者的身份构成很多,这都是保证公开公正的表现

新京报:会不会问政问出的都是小问题,而大问题被掩盖起来了

陆邦柱:这个应该不会,群众提出的问题都是和他们紧密联系的,他们关心的问题就是大问题,另外我们的工作组也发现一些违纪违法问题,这也是大问题,比如华中央这件事,就是违纪

新京报:你觉得广场问政在操作上怎么才能让效果变得更好

陆邦柱:现在每一场问政,对上一场的问题还没有答复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应该在对整改速度、效果的监督有长效机制对问题比较突出的单位,可能以后不只一年一次,第一次问政,第二次问效,第三次就要问帽了,如果整改不力,那就把你乌纱帽摘掉

新京报:广场问政实行后,政府部门行政作风的改变,有让你印象深刻的细节吗

陆邦柱:每个办公室的门上都挂着牌子,牌子上写着办公人员的姓名职务,监督,现在很多单位只要你去办事,他们都得站起来,笑着招呼你

问政升级

县领导也将接受问政

新京报:广场问政和其他评议形式的区别在那

陆邦柱:我觉得这种方式拆掉了干部和群众之间那堵无形的墙;让工作中的问题暴露在阳光下,干部干得好不好,群众说了算和其他的问政形式比,更直接,互动也更好

新京报:广场问政是个一把手主导的活动,万一你卸任,担不担心人走政息

陆邦柱:我们出台了一系列办法,让广场问政常态化和制度化,不是今年弄了明年就不弄,我们甚至考虑让窗口服务单位、执法单位全都接受问政

新京报:作为县委书记,想没想过有一天您也直接面对群众,接受广场问政

陆邦柱:我们有这个想法现在已面向乡镇一级的领导了,想下一步在县一级铺开,让县里领导接受群众监督

新京报:你觉得群众会给你打多少分

陆邦柱:嗯,这个我不敢说(笑),但我觉得应该不会太差即使很多机关干部心里有意见,但我相信他们都是做事情的人,知道该怎么去看待和评价我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吃立可安能改善肠道感染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