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清信息网 > 体育

苏州垃圾山变身发电站

发布时间:2019-10-09 17:32:35

苏州:垃圾山“变身”发电站

在七子山垃圾填埋场里,垃圾被送入焚烧发电炉。 (杨海石摄)

利用垃圾焚烧和沼气发电两项,日上电量达90万度。把垃圾转化成能源,苏州七子山垃圾填埋场是最实际和形象的例子

生活垃圾能发多少电?

作为 变废为宝 的环保新能源产业,垃圾发电是垃圾资源化的重要方式之一,主要包括填埋气发电和焚烧发电两种方式。目前,苏州市市区平均每天产生生活垃圾4000吨左右,其中1300吨左右被七子山垃圾填埋场填埋,填埋场每天产生的气体60%、约2.9万立方米(主要是沼气)能被收集用来发电,另外2700吨左右被用来焚烧发电。这两项每天的上电量在90万度左右。

2700吨垃圾日焚烧发电84万度

垃圾焚烧发电是利用垃圾在焚烧锅炉中燃烧放出的热量将水加热获得过热蒸汽,过热蒸汽推动汽轮机带动发电机发电。高热值的垃圾焚烧2吨、热值较低的垃圾,焚烧吨产生热量都相当于1吨煤。

作为江苏省第一家千吨级采用炉排炉技术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位于光大国际环保产业园的苏州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每天垃圾焚烧量在2700吨左右,三期扩建项目完成后,每天焚烧量将再增加2000吨左右。同时,三期规划中还将对一、二期项目进行全面提标改造,垃圾渗滤液由三级纳管排放提升到按一级标准处理;炉渣综合利用,不再填埋;飞灰预处理后进行安全填埋。三期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国内日处理规模最大、排放标准最先进的垃圾发电项目。 据测算,平均1吨垃圾可发电300度左右,目前,每天焚烧2700吨生活垃圾,日上电量在84万度左右,年发电量达3亿度,可供15万户居民1年的生活用电,相当于节约标准煤14万吨。 苏州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负责人苏郑伟介绍。

沼气日发电量6.1万度

利用垃圾填埋后产生的大量沼气发电是垃圾资源化的另一种方式。

生活垃圾因含有大量有机物,在填埋后产生的大量沼气(甲烷)无控制地释放与逸散,不但造成大气污染,还存在火灾与爆炸等隐患。同时作为温室气体,甲烷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几十倍。

2005年,在垃圾焚烧发电合作项目基础上,市市政公用局明确市环境卫生管理处采用BOT合作模式,与光大环保能源(苏州)有限公司再次携手,共同进行七子山填埋场沼气发电项目建设。项目总投资2744万元,于2006年4月开建,当年8月投运。

按填埋总量400余万吨和日填埋量2000吨计,每日抽取回收填埋气体量可达气体日产量的60%。据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七子山日均抽气量约2.9万立方米,甲烷的减排量日均达1.7万立方米,日发电量达6.1万度,年上电量达2227万度。

垃圾处理如何趋利避害?

经过无数城市捡荒者的双手之后,每天苏州市区还有4000吨左右的生活垃圾被运往七子山。无论是焚烧还是填埋,都会有副作用产生,前者会让人联想到二恶英,后者会产生垃圾渗滤液。如何在垃圾处理中趋利避害,使垃圾成为真正的 清洁能源 ,处理好这两项非常关键。

渗滤液处理采用超滤膜

垃圾在堆放和填埋过程中会产生一种高浓度的有机或无机成分的液体,这就是垃圾渗滤液。垃圾填埋场产生的渗滤液COD浓度一般都在5000以上,是一般城镇生活污水的十几倍。目前,七子山垃圾填埋场每天产生渗滤液约为800吨左右,采用超滤膜处理技术处理后使其COD浓度降至1000以内,再进入高新区污水处理厂处理后达标排放。

据七子山垃圾填埋场场长孙雨清介绍,从去年冬天到现在,苏州地区降雨量较少,七子山垃圾填埋场产生的渗滤液水质波动很大,COD浓度一度超过10000。由于高浓度有机废水会对处理设备造成严重的腐蚀、老化危害,影响设备的运行性能和处理效果,超滤膜的使用寿命一般为3年至5年。已经运行近3年的七子山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站,为保证膜设施的稳定运行和出水水质达标,首先对超滤膜管进行全面的化学清洗,并调整超滤膜设施的运行工况。将超滤膜管的清洗频率由原先的周/次提高到近阶段的周/次,并根据生化系统运行工况、进水污染物负荷以及超滤出水膜通量等,遴选化学清洗药剂,提高清洗效果。

公众对垃圾焚烧存四大认识误区

目前,苏州的垃圾发电项目采用西格斯机械炉排炉焚烧技术,烟气净化采用半干法加布袋除尘、活性炭吸附的烟气治理技术。焚烧厂工艺流程和控制采用全厂集中控制,实现炉、机、电统一的监视与控制。烟气排放执行欧盟Ⅰ号标准,其中二恶英执行欧盟Ⅱ号标准。

对于公众来说,面对垃圾焚烧,主要是要消除以下四个方面的误区。

误区一 国外很多垃圾焚烧厂关了

据统计,整个欧洲有423座焚烧厂,人均焚烧量约为0.25千克/日。从这几年来看,欧洲垃圾焚烧处理量在不断增加,当然焚烧厂也在增加。

美国土地广阔,垃圾处理目前以填埋为主,焚烧在全国也保持了14%的处理率。美国并不是在关闭焚烧厂,而是通过更高的环保标准来改造旧的焚烧厂,并保持了焚烧处理比例。美国的焚烧处理能力是中国的两倍。

误区二 中国的焚烧技术落后

我国垃圾焚烧技术并不落后。就焚烧炉的情况看,德国马丁和日本三菱合作开发的技术最早进入中国,目前有相当多的实践,如深圳、广州;日本田熊公司开发的SN型的焚烧炉,应用在北京、天津等等。同时,国内也自己研发了一些焚烧技术,如二段式焚烧技术等。

误区三 焚烧产生的二恶英不可控

大气环境中的二恶英90%来源于城市和工业垃圾焚烧。但是我国垃圾焚烧厂水平已和国际接轨,从处理技术角度说,垃圾焚烧产生的二恶英是可以消除或者控制在足够低水平的。目前国内包括北京市都在执行0.1纳克的标准,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二恶英控制标准,是根据人体耐受能力、对人体没有危害情况下反推出来的。

误区四 对二恶英监测水平不够

这个说法不准确。二恶英监测通常通过在线监测焚烧温度、一氧化碳浓度等参数来判定是否达标排放。根据研究,一氧化碳的浓度可以作为二恶英产生的间接指标,当烟气中一氧化碳浓度超过一定浓度(100ppm)时,二恶英产生量会大幅度提高。所以我国完全有能力通过监测一氧化碳浓度来间接监测二恶英的产生。(蒋丽英)

程海静

包头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鸡西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性病
包头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鸡西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